忠县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使用第三方账号登陆

搜索
忠县之家 门户 查看主题

石宝老街的回忆(二): 作者 张锟

发布者: 渝鲁巴人 | 发布时间: 2020-1-12 23:45| 查看数: 1797| 评论数: 3|帖子模式

本帖最后由 渝鲁巴人 于 2020-1-15 15:19 编辑

玉印街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,两边都是清一色的两层的木房子,靠石宝寨寨子的这边的房子依山而建,顺着山势高低错落有致,靠近后溪河的这边房子一边靠街,另一边就用几根木桩子或者石头桩子伸到到河边石头上抵着。典型的沿河吊脚楼,有的还在靠河边的这边开一个小门,外面再做一个木质的阳台以便眺望风景,阳台上头还盖了瓦,像一个小房子,远远望去,整个房子就像一个大人背着一个小孩似的。


玉印山庄
站在后溪河的桥上向玉印街望去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混凝土两层的建筑——玉印山庄。建筑就建在桥头的土公路边上,由于土公路就是石宝镇的汽车站,是一个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,所以建筑的底层就成了商业机构,底层一排开了很多门市部,上面一层是镇上的歌舞厅,虽然屋顶也用了琉璃瓦,打扮得古色古香的,但是由于底层是门市部,一排的铁皮卷帘门,让整个建筑看起来现代不现代、古典不古典的,这就像穿着西装、打着领带一个人硬是戴着一个清朝末年的瓜皮小帽一样,中显得有点不伦不类。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,山庄的音乐便震天的响起,舞厅里旋转的霓虹灯时不时的射出五颜六色的光照在街上,大门口几个头上戴着一枝花的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、浓妆艳抹的、衣着暴露的伴舞小姐在门口笑盈盈的等待着来跳舞的人们,昏黄朦胧而暧昧的光中,弥漫着一股劣质的香水味,使人过路就忍不住往里面多瞅上几眼。舞曲一般播放到九点多钟就停了,接下来就是播放一些刘德华、郭富城、张学友等港台歌星的一些歌曲,并伴随着一些镇上混混青年的粗犷的“鸭公嗓子”在卡拉OK,这样一直要闹腾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才散去。不过隔三差五的在我们正上晚自习或者即将上床睡觉的时候,舞厅里总会传来大声的喧哗声、吵闹声、大骂声,甚至还有其他声音,这种声音往往会持续很长,直至我们昏昏入睡。第二天,在镇上住的同学一定会绘声绘色的介绍说舞厅昨天晚上又打架了,原因使是争舞伴、争唱一首歌、跳舞踩了脚等等,紧接着就是某某某被打得挂彩了,某某、某某被派出所抓走了云云。


发 廊
过了这一段土公路,就正是进入玉印街的石板街道了,玉印山庄往南大约十多米就是镇上有名的“江妹发廊”,本来说一个镇子上有几个发廊倒也不足为奇,但奇就奇在这个发廊的老板人长得漂亮、加上理发的手艺很好,传统的发型如光头、平头、板寸,时髦的发型如刘德华式的中分、郭富城式的三七分等等什么港台歌手流行的发式,再到一般的烫发、染发、焗油等等,可谓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弄得门口常常是门庭若市,特别是一些追星的青年学生和一些社会小混混,有事没事总喜欢到那里去整整发型,弄得周边的几个小青年开的发廊如“再平发廊”等门可罗雀,直至关门走人。那时江妹发廊的设备比其他都相对先进,不光是洗剪吹的工具好,而且在发廊的一角,竖着一个烫头发用的半球形装置,有点像城里的路边公用电话亭。里面常常会有一个围着理发围布的女人端坐在那装置下面,挺直了脖子,将一个夹满了花花绿绿小夹子的脑袋,直直的举到那个半球形的装置里,那模样有几分分像一个宇宙飞行员,也有几分像东北扭秧歌中的大头娃娃。

铁匠铺子
发廊南走十多米就是一个百年树龄的黄角树,粗壮的树干大概要两个人才能合抱过来。遇上赶场天,黄角树钉着的铁钉上常常挂着刚出炉的镰刀、锄头之类的铁器,表明这个地方有一个铁匠铺子。这是一个很小的但是很有特色的铁匠铺子。本来敬老院边上的土街道上有几个铁匠铺子了,但那几个铁匠铺子生产工具的科技含量较高,并且在我们读书时已经使用油锤、电锤等现代化的打铁手段了,还兼以烧电焊等等,故传统铁匠铺味道不浓,没意思。而这个铁匠铺子是个小敲小打的,游动铁匠,逢赶场天才摆出行李,由于规模太小,所以还是采用传统方式抡大锤打铁。老铁匠打铁过硬,经常令读书的我们站在他的炉子旁边,在不知不觉中勾留上一阵子。常常见到的场景是:他徒弟生火拉风箱,他观察铁的火候,随着徒弟的身子一前倾一后倒,风箱一扯一推,火苗一张一弛,师徒二人古铜色的脸庞被炉火映照得通红,极有轮廓,而老铁匠总是漫不经心的一会儿从炉子里夹出一块铁来看看,一会儿又放回炉子里继续烧。如此反复几次,随着老铁匠一声断喝“好了”,一块红得发紫的熟铁就从炉中夹出,趁热放在砧子上,徒弟马上放弃风箱,抡起大锤猛砸,师傅一手轮小锤,一手不停的翻动熟铁,一阵丁丁当当猛烈捶打,火花四处飞溅。在两铁匠发达的双臂肌肉面前,那顽铁仿佛是一团发酵多日的面团,想让它成为镰刀就是镰刀,想让它成为沙刀就是沙刀,想让它成为锄头就成为锄头。一阵猛打成型后,师傅又将其放入炉子里面继续加热,一会儿又将其夹出来,亲自用小锤细细的捶打一番,最后,再次加热,再取出,骤然放入身后装满清水的石槽里,水火交融,“吱”的冒出一股青烟,“当”的顺手丢在地上,一件铁器马上就要变成他师徒俩的酒钱。读书时,在边上看入了迷,我常常对他化生铁为绕指柔的手段感到不可思议。此时,他墩笃的身板在我们面前仿佛一下子高大起来,就象是俯视脚下一群信徒的上帝,他说要有光,于是就有了光。

小男孩与公鸡
过了铁匠铺子,沿着磨得光滑的自北向南的青石板街往南边码头方向走去,就是一段空空的居民街道了,石板街两边住的是清一色的居民,偶尔有个别开商店的,也不怎么景气,时而关时而开的。这里平时非常安静,走在这条街道上,凉鞋往往会在被踩踏了几百年的石板街上发出清脆的声音。常常可以在街上看见一只两只母鸡,在街上悠闲的闲逛着,往往一只脚站在石板街的中央,一只脚缩在身子里面静静的立着,偏着头左看看右瞧瞧的,一点也不怕人。要是在夏天吃午饭或者晚饭的时候,常常可以看见一个两三岁的穿着开裆裤的小男孩,雀雀儿露在外面的,端着半碗米饭在街上边玩边吃饭,一只公鸡总是不近不远的跟着他,小孩吃饭时总是被周边的事物吸引着东张西望的,公鸡趁小男孩没注意,时不时的在小孩的碗里啄上一口。小男孩见到了也只是拿着筷子对着公鸡吆喝一下,跺一下脚,公鸡象征性的后退几步,等小男孩转过脸去,公鸡又跟了上来,又在碗里狠狠地啄上一口。

卖酱油的刘老板
沿着这条街走了百多米,人气逐渐旺起来了,两边的店铺也逐渐多了起来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供销社的门面,几个服务员在柜台里面慵懒的有一句每一句的说话闲扯;供销社门面斜对面就是吊脚楼里刘老板的酱油铺子,他女儿刘琼老师在中学里面教学,于是我们常常称他为刘琼屋的老汉。夏天的时候,走近店铺,老远就能闻见酱油味、醋味。进店了,首先看见的是直径一米以上的几个大缸,缸里装满了酱油、醋、豆瓣、黄豆酱等调料,门口是老板刘老汉,胖胖的,光着上身,挺着的大肚子里面仿佛装了一个二十斤的大西瓜,一只手端着一个二尺长的烟杆随时在嘴里吧嗒吧嗒的吸着,另一只手则叉在腰上,不时将一口黄黄的浓痰“嗤”的一声射到两米外的石板街中心,一只两只鸡见了飞一般的跑过来啄食。
饭店
再往前走,挨着酱油铺子的就是一个不怎么知名的饭馆,或许是厨师手艺差吧,里面偌大的厅堂了面除了几张八仙桌外,几乎没什么人,一个妇人常常在门口招揽客人,不管是不是吃饭的时间点,只要路人望店里一望,她总是热情的招手喊到里面坐坐。和这个妇人的饭店对面的也是一家饭店,叫“盛财食店”,木板招牌上面的楷体阳刻文字倒使这个门面显得有些古色古香的。里面的老板兼厨师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背有些微微的驼,做事动作慢悠悠的,说话也是不紧不慢的,里面的几张八仙桌显得比较干净整洁。人气也旺些,常常有油煎火辣的声音和热气腾腾的烟冒出来,还夹杂着一些乡下汉子喝酒划拳的豪爽声音,使路人不免要往里面望上几眼。
在往前走就是两条路了,一条路往东拐,仍然是街道;另外一条路是直走向南,下一坡大石梯子,梯子下去就是长江河坝了,河坝下面就是石宝的老码头了。梯子两边有一些木列子房子,里面开店的、理发的,各色人等,啥都有。

4psb.jpg (103.08 KB, 下载次数: 1)

4psb.jpg

5psb.jpg (155.89 KB, 下载次数: 1)

5psb.jpg

6psb.jpg (142.43 KB, 下载次数: 1)

6psb.jpg

7psb.jpg (169.39 KB, 下载次数: 1)

7psb.jpg

最新评论

扬帆 发表于 2020-1-13 11:58:42
。。。。。。
野鹤张 发表于 2020-1-13 21:46:15
二十年前情景再现,写得好!
渝鲁巴人 发表于 2020-1-13 22:54:35
野鹤张 发表于 2020-1-13 21:46
二十年前情景再现,写得好!


QQ|小黑屋|忠县之家 ( -2

GMT+8, 2020-1-25 01:0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